运盛娱乐-长江2号洪水何以波澜不惊过武汉?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黄中朝 实习生 费来凤

  7月23日20时,长江汉口站水位28.46米,比22日同期低0.1米,比20日凌晨本轮洪水最高点28.68米低0.22米。与此同时,莲花塘至鄱阳湖口水位全线均有缓落。

  与长江今年1号洪水一样,2号洪水过境武汉时未见水位明显快速上涨。

  对此应如何看待?2号洪水对长江防汛带来哪些威胁?它为何在武汉“过峰不见峰”?记者采访了长江委副总工程师陈桂亚和长江委水文中游局汉口分局负责人吴士夫。

  2号洪水上游来势更猛

  “7月17日10时,距离长江第1号洪水形成刚过半个月,第2号洪水又在上游形成。三峡水库18日8时入库洪峰流量达61000立方米每秒,入库洪峰持续时长18个小时。本轮洪水为三峡水库今年入汛以来最大的洪水。”陈桂亚说,2号洪水来势凶猛。

  受近期持续强降雨影响,长江中下游江河湖库水位较高。截至7月23日,长江中下游干流石首以下超警戒水位已经19天。长江干流和两湖区重点区域堤防经过长时间、高水位浸泡,出险率增加。在这种情况下,2号洪峰高水位运行,长江堤防全线防守压力增加,对历史溃口、重大险工险段、穿堤建筑物、近期出险段带来很大威胁。

  “7月上旬,1号洪水下行时,城陵矶(莲花塘)接近保证水位。按照《长江洪水调度方案》规定,如果超过保证水位,将要动用城陵矶附近蓄滞洪区。哪怕只是动用一个钱粮湖蓄滞洪区,也会使35万亩耕地被淹,20万人需要转移安置。”陈桂亚介绍,长江委应对长江2号洪水的其中一个目标,仍然是控制城陵矶(莲花塘)水位。

  长江委如何应对2号洪水

  7月16日,水利部长江水利委员会连夜进行会商,研究提出了长江2号洪水应对方案,尤其是三峡水库和长江上中游水库群联合调度方案,细化重点防御措施。安排运用上游23座水库约100亿立方米库容拦洪错峰,经水利部批准,长江水利委员会于16日夜发出6道调度令,联合调度长江上游金沙江、雅砻江、乌江、嘉陵江水库群配合三峡水库拦蓄;中游湖北清江、湖南洞庭湖水系水库群充分发挥拦洪作用,仅三峡水库拦蓄此轮洪水65.7亿立方米,最大削峰率高达46%。

  同时,长江委压实责任,密切配合,做好技术支持,全力做好2号洪水防御工作。派出相关负责人分别参加的工作组仍在湖南、重庆、湖北和江西检查指导防汛工作;18日又派出工作组赴安徽、江苏指导滁河洪水防御工作;之前派出的巡堤查险暗访组,继续在相关地区开展督导工作。长江委共派出6个工作组,分赴各地指导长江2号洪水防御。

  2号洪水何以“温柔”过汉

  7月23日,长江2020年第2号洪水过境武汉。当日8时的水情数据显示,长江中游干流中水位落幅最大的是汉口站。

  为何2号洪水到来,长江武汉段水位却没有快速上涨?

  长江委水文中游局汉口分局负责人吴士夫介绍,除三峡水库削峰外,长江武汉段水位未明显上涨还有一个重要原因,7月19日至20日,位于武汉下游的鄂东北普降暴雨,主要支流滠水、倒水、举水、巴河、浠水汇入长江的流量急剧增长,长江洪水下泄不通畅,所以对长江武汉段的水位有明显的顶托作用。在长江2号洪水还没有到达武汉段,上游的来水还没有明显增长的情况下,7月19日至20日,武汉关的水位出现了一个短时段的上涨,并在20日凌晨出现了一个最高水位,水位最高值达到28.68米。

  在下游汇入长江的支流洪水消退后,下游的顶托作用也消失了,加之三峡水库的调蓄削峰,下游泄洪通道的通畅,2号洪水抵达时,并没有造成武汉段水位快速上涨,而是“驯服”地平稳过境武汉。

  吴士夫表示,武汉关水位从7月7日7时突破警戒水位以后,到23日已持续了16天。预计未来一段时间,受长江上游中游主要支流区域性降水的影响,长江还将长时间维持在警戒水位以上,有关单位和公众要注意防范。

【编辑:刘欢】